当前位置:主页 > 精选一肖一码图片 >

第189章:欲求不满

发布日期:2020-11-27 05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连刘氏都察觉到不对了,因为这几天来,褚肆陪着她进刘氏院子的时间越来越长了。

  刘氏拿眼瞅着她,道:“你若力不从心,少操持那些事,好好伺候着阿肆。真承受不住,给他纳几房妾,家里女人多了,他也能好好的做自己事,也不用整日想这些没的。”

  舒锦意想想褚肆在刘氏面前那些亲密举动,连递个茶都要趁机摸一摸她的小手,扶人也要紧搂着她的腰……

  舒锦意道:“我也不想有别的女人来分享自己的男人……我知道这样很逆道,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……别的可以分享,唯独自己喜悦的人,不能。”

  舒锦意发现自己很神奇的记起她和褚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那时他不过十岁,自己不过九岁的孩子。

  而且还一直如此坚持不懈,除了想成为护国将军以外,这是第一件坚持最长久的事!

  “母亲习惯了自个用,带着你媳妇回屋去,”刘氏赶紧赶人,都急成这样了,还吃什么!

  “母亲今日……”褚肆说着,回头看一眼,就见刘氏的贴身大丫鬟秋禾偷偷摸摸的跟在身后,撞上褚肆投来的视线,连忙躲闪。我被挖出来了

  让褚肆等在原地,舒锦意快步走回来,背对着挡开了褚肆的视线,压声问:“母亲给了什么东西?”

  秋禾臊红着脸飞快的将一个冰凉的青玉瓶塞到了舒锦意的手里,匆声说:“夫人让少夫人好好使着!给相爷和少夫人的房事增些情趣!”

  享受过那等蚀骨滋味的褚相爷,夜夜抱着喜爱的人什么也不能做,怎么可能受得住。

  坏了媳妇大事的褚相爷只能忍,天天提着精神劲盯媳妇,生怕藏在大殿内的家伙找上门,捅破了。

  那是恩师的人,舒锦意见到人,那位内阁大学士看见舒锦意并无意外,只是稍有几分疑惑。

  到底浸淫在官场多年的人物,又是恩师的学生,严格来算,这位还是自己的师兄呢。

  大学士将殿前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道尽,最后来一句:“既然是丞相夫人之意,为何褚相要说那些话,惹誉王怀疑?”

  那时候只要褚肆不出声,誉王根本就不会相信叶惋惋的话,更不会怀疑到舒锦意就是被褚肆指使做事的人。

  那位大人猛地见他沉了脸,咽了咽口水,还是传达了贤王的意思:“王爷方才让下官传个话,让褚相挤个空闲出来,贤王似乎有些话要同褚相说。”

  褚肆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完公务,能拿回府的通通搬回去处理,不能搬回去的,尽量推出去给别人去处理。

  甚至有不少的官员在背后打听褚府的情况,是不是出什么大事,不然褚相怎会每日都跟发了疯似的往家里赶。

  舒锦意将这主仆的动作看在眼里,嘴角挂起笑:“郭侍卫,你这眼睛怎么了?可是久视物,出了毛病?不若叫那位许大夫过来给你诊治,对症下药!免得在相爷身边办事,出了差错,一个不慎,丢了性命。”

  许大夫,正是蒋氏从娘家带进来的大夫,蒋氏的腿后期会变成这个样子,多半是拜这位许大夫所赐!

  褚肆轻咳一声,走过来,“怎么又往外跑了?现在外边不安全,这段时间还是少出门。”

  “阿缄,我只是想多陪在你的身边,没有盯着你……”褚肆不知舒锦意为何这样说话。

  褚肆眼底的柔软直撒进舒锦意的心里,舒锦意抬眸看了他一眼,无视他诱惑的气息,道:“怎么?”

  “龙安关始终是需要一个人来把守,目前来看,江朔是最合的那个人。他马上就要大婚,或许他该恢复过来了。”

  舒锦意盯着极为认真的褚肆,道:“且不说我这身体能否承受,就算能,我也不会让你牺牲自己,数十年的功夫送给我,你觉得我良心可安?”

  舒锦意伸手推开他倾下来的身体,看了眼手里的公文:“我现在只想要一个交待,龙安关,少了墨家,少了我墨缄,也不会倒。”

  舒锦意的话让褚肆微松,因为她不再执着跑到前面去送命,边关那地方太辛苦了。

  “太子是皇后的儿子,是将来乾国国君,他想要坐到那个位置,必须要有建树,否则无法服众。拢络民心,是他此时最该做的事。”

  “太子肯去?”舒锦意还是第一次听到褚肆在自己面前提姬无墉,无疑是告诉她,他要太子做帝王!

  一脚踹过来,褚相爷在懵逼下摔下床榻,从榻边爬起来,纳闷地看着完全躺好的舒锦意。

  褚肆放下手,一副我什么事也没有的摆摆手,穿着里边的中衣,负着手,保持着他相爷姿态重新走进书房。

  在书房将就一晚的褚相爷早早的就起身,特地到门前问了句白婉,“阿意她可有起过身,睡得不安稳?”

  两丫鬟也没和可怜兮兮的褚相爷说,少夫人在相爷出门时跟着出门,要她们看着书房这边有什么需要。

 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,转载至去看书网只是为了宣传《春闺错之权相暖妻》让更多书友知晓。